恩宠网注册商标
恩宠网 | 加入收藏夹 | 站内导航

新闻首页·宠物新闻·赛场SHOW·专业展会·业内聚焦·业界人物·论坛推荐·专题报导·特约专栏
 
您现在的位置: CPN首页 > 新闻中心宠物新闻 > 正文

救助宠物如同救助我们自己

 
http://news.chinapet.net  2006-04-04 11:41  新闻午报   评论0条

  随着社会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如今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但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许多小动物被迫失去主人的关爱,它们流浪在我们这个城市的角落,由此也带来了一系列社会、环境、伦理、道德等问题。据悉,目前在上海的流浪狗数量大概是有证狗的两到三倍,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这个问题,也有越来越多的协会、机构、志愿者加入救助小动物的行列。为了让这些可怜的小生命能与我们和谐地生存在一起,许多人默默地做着奉献。为此,记者采访了有关人士,就流浪宠物的救助问题进行了一番探讨。

  采访对象:张毅 身份:上海市畜牧兽医学会小动物保护分会常务会长

  张毅告诉记者,流浪宠物的产生有着多方面的原因,但绝大部分是由于主人不负责任,随意丢弃造成的。“我想在此呼吁,猫、狗与人是同样的一条生命。作为家庭成员的一份子,请不要随意丢弃它。有些人因为拆迁等各种各样的原因把养了七八年的狗扔掉,难道七八年的感情就这么脆弱吗。他们不愿花钱去给它们找一个新归宿,认为随手一扔很方便,但是他们不知道,这个举动已经给社会、治安、环境造成了一系列问题。”

  张毅说:“一些喜欢救助小动物的个人,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可是现在问题是有些人救助了流浪宠物,但在他们没有能力继续养下去的时候,他们就会把这些小动物放到我们协会来,而我们协会的能力也是有限的。很多人认为,我们是一个有公信力的组织,他们送过来我们就必须收。但事实上不是这样的,我们的办公室只有三室两厅的房子,在这么有限的空间里是容不下这么多的小动物。但总是不断有人把小动物送过来,有人甚至直接把它们放在我们门口就走了。”“同时,来小动物保护分会领养宠物的人,有些也是非常冲动的,很多人听说要给小狗办证,就退缩了;有的人听说还要接受回访,就问‘不回访可不可以’。从我们协会的角度讲,定期回访是必须的,因为我们要确定领养人是不是狗贩子冒充的,他有没有把宠物领回后转卖掉。”

  张毅认为,很多人在救助理念上存在误区。比如,有些人看到外面的野猫,他们就想办法把它们抓回来,然后送到协会来。“其实有些野猫是不适合家养的。它们流浪惯了,我们也尝试过饲养流浪野猫,但它们往往宁可撞得头破血流也不愿意呆在笼子里。还有些人把捡到的小猫送过来,而实际上它们的老猫是在外面帮它们找食物,如果老猫回来后找不到自己的小猫会非常伤心。很多人认为看到流浪的小猫就一定要救回来,其实是不对的。正确的方法是应该先观察一段时间,看是否有老猫回来。因为在老猫的照顾下,这些小猫的存活率要比我们救助的高得多。”

  张毅表示:“国外相关的协会已经成立很多年了,它们有非常丰富的救助经验,而我们只是吸取一些它们的经验,然后结合我们的国情,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们现在能做的是提倡动物节育,帮它们打疫苗、驱虫,提倡科学饲养,帮它们罗列一些正规的宠物医院和诊所。”

  据张毅介绍,小动物保护分会成立两年来,已经有1000多只猫和狗通过协会被爱心人士领养。“我们给人领养的猫和狗不排除有残疾的,但肯定是健康的。”

  救助需借助社会各方面的力量

  采访对象:梦晓 身份:上海东方广播电台节目制作人、主持人

  梦晓说,那些救助流浪猫、狗的人都是一些很有爱心的人。很多的流浪动物会带有很多的陋习,甚至有很多的疾病,这是需要你付出爱心去救护的。“我认为,那些救助人不一定是要宏扬爱心,我相信做这件事情能带给他快乐。我也相信在很多地方有很多不喜欢动物的人,但我们不能武断地认为他们就缺乏爱心。有些人就是因为性格或者习惯方面的原因而拒绝与动物相处。一提到这个问题,有人就会说‘那么多的人还需要救助,你们还管动物?’我认为,这是两码事。这世界上永远有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而穷困潦倒的人。如果说你连小动物都没兴趣救助,你就能救助更多人吗?”

  许多西方国家在流浪宠物的管理上已经非常成熟,梦晓曾经在美国参观过遗弃宠物的收养机构,她说:“那里很干净,也没有异味,由慈善家为机构投资,还有大批的义工在那里无私地工作。收养机构的管理也非常人性化,每一个小动物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间。有些义工会自发地过来帮忙,他们中有我们通常认为应该保持距离的有不良嗜好的人,可是在那一刻他得到了所有人的尊重。”

  梦晓认为,在我们依靠政府制定一些相关措施的同时,公众的整体爱心意识也需要提高。媒体的力量、社会的力量应该能够凝聚起来。“人与自然、人与动物之间的关系,是不需要高调去宣传的,这个观念应该是融于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梦晓期待国内能出现一些真正的宠物收容机构,那些零星的救助力量就能够得到整合,而各种经营宠物用品的商家可以在资金、场地、设备等方面提供经济援助,而传媒可以做观念上的引导,或者说起到监督的作用。“没有一个国家或地区在这方面的完善是一蹴而就的,关键是经常实施一些做法。对于传媒来说,可以建立一个通道,让大家去正视和关注这件事情。”

  文明养狗杜绝流浪狗产生

  采访对象:李雯静 身份:宠物之家网站上海地区负责人、流浪宠物救助志愿者

  李雯静告诉记者:“我们目前所做的工作主要从两方面着手。一方面我们提倡文明养犬,而文明养犬的第一步是要响应政府的号召,给狗去办证,这是最起码的。从猫的角度讲,我们特别提倡给猫节育,因为它的繁殖速度非常快,这也能够从源头上减少一些流浪猫的产生。

  “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希望呼吁社会,呼吁政府能够在上海放松一些养狗的环境,毕竟有些政策还不是很完善,我们觉得有些条例并不适合狗的生存,因为狗也需要散步和晒太阳。”

  李雯静认为,现在社会好像对养狗的人有些偏见,认为他们一定是很有钱的,都是吃饱了没事干。“其实我们了解下来,有许多人,特别是老爷爷老奶奶养狗是为了心灵上有所寄托。养狗并不像人想象的要花那么多钱,他们养狗根本谈不上奢侈。所以,希望社会能减少一些对我们的偏见。毕竟不文明养狗的人只占一小部分。”

  防疫工作应统一管理

  采访对象:张先生 身份:某动物保健公司上海地区负责人

  张先生认为,流浪狗、流浪猫的防疫工作应该由兽医站统一管理。“如果这个环节没抓好,造成疾病的传播,后果将是很严重的,比如某地曾经发生了一条狗咬8个人,这8个人都得了狂犬病的案例,在当地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张先生告诉记者,上海有3万条有证犬,这3万条有证犬全部注射过进口疫苗,健康上是有一定保障的,但是根据预估,还有30万条无证犬,这其中包括了很多的流浪犬,而这些无证犬的疫苗注射,很多都是通过私人或者一些小诊所来接受的。

  按照政府规定,只有兽医站或兽医站委托的单位才能注射疫苗。据了解,目前在上海其实只有30多家经兽医站授权可以注射疫苗的宠物医院和诊所。“他们可以通过向兽医站采购非狂犬疫苗,来进行注射,而狂犬疫苗的注射目前只有兽医站这个统一地点来注射。”现在有很多小诊所因为有客户的需求或者利益驱动,也在做这件事情,张先生认为是很危险的。

  “按照我们的免疫计划,正常的小狗必须有一个完整的疫苗注射计划,才能保证它的健康。但目前,很多宠物主人都是出于自愿,到诊所来打疫苗,这很不规范。我们希望兽医站下放这个权力给诊所,诊所要规范,那对整个上海的流浪宠物的规范也能起到很好的作用。至少像狂犬病就会得到很好的控制。我建议政府能拿出一部分资金来关注这个市场。”

  张先生认为,从某种程度上讲,救助流浪狗就是救人。现在流浪狗那么多,它们携带病毒的传染性往往极具隐蔽性。很多看似健康的狗,其排泄物、呕吐物却可能带有病毒,稍不留意就会侵入人体,一旦感染后果是很严重的。 (文/王杲松)


相关新闻:
宠物被撞首次定性交通事故
上海市志愿者网站拟筹办宠物救援中心
100万动物在你身边流浪(图)
身患犬瘟的“丫丫”被收留 7天接力救活遗弃小狗
残疾猫加深了邻里情 给“三脚猫”伺候“月子”
给流浪猫狗安个“家”
虐狗状元决定认罪
美国悬赏5000美元缉拿虐狗者(图)
小狗被拴汽车尾部快速转圈险遭拖死(图)
武昌“猫奶奶”4年救助38只流浪猫
认领一只流浪狗让它好过冬
广州动物组织将对6万只流浪猫进行诱捕绝育(图)
“南汇猫王”去世 老人生前收养流浪猫千余只
肥胖野猫踩破餐馆屋顶掉下砸中食客
洛杉矶:宠物猫狗出生4个月须做绝育手术
贵阳一对老夫妇买下三层楼房给流浪狗“安家”(图)
小白狗认猫咪做妈妈 躲在其怀中吃奶(图)
重庆官办流浪犬收容所开张 无主犬面临安乐死(图)
福娃是郑州首只导盲犬,昨日做了绝育手术(图)
宠物狗掉进江中 "旱鸭子"舍命救狗
花猫守护被撞死同伴尸体 不断哀号引路人感动
阿姨12年哺育数百流浪猫狗(图)
爱它,才让它安乐死
谁说猫狗是冤家 这家狗是猫妈妈(图)
爱心呵护车祸后小狗坐上轮椅(图)
狗主人心情不佳用开水浇爱犬遭网友声讨
一论坛发起义卖活动为流浪宠物募集资金(图)
黑狗被碾黄狗“守灵”
小猫被卡发动机夹缝 市民联合救助(图)
流浪猫和乞丐
两女士倾力收养 济南有个流浪猫狗之家
让流浪猫不再流浪,真的很难?
流浪动物泛滥,谁之过(图)
认养流浪猫狗快来报名(图)
捡垃圾照顾流浪猫狗(图)
救助流浪猫狗,该从长计议(图)
加拿大无毛猫被正式确认为新猫种(图)
700只猫狗登记等待手术
小区流浪狗有了温暖的家(图)
澳大利亚母猫诞下双头猫 健康存活十分可爱(图)
救助流浪猫 光靠民间有点难
流浪猫“小野”绝育成功
重伤花猫被弃垃圾箱传出哭泣声 众人相救未果
“猫妈妈”自费创办“避难所”(图)
佛山广州猫生意依旧红火 一日卖千只(图)
流浪猫生了又生(图)
爱犬死于绝育手术主人获赔精神损失(图)
阿根廷8只野猫救助流浪儿
关注:广东佛教组织买下700余只猫放生(图)
百步亭小区野猫栖身
变压器爆炸,猫妈妈可能会流产(图)
还好,猫崽暂时没什么事(图)
猫叫凄凉此起彼伏 志愿者一天一夜解救680只猫
野猫钻进汽车前厢
美国小伙救助流浪猫回国前寻好心人领养
流浪狗救助者咋不愿公开地址?(图)
“狗友”聚会 为流浪狗募捐
飘摇命运让人心疼:流浪狗卡卡和它的7个儿女们
狗狗被困屋顶 男孩出招救狗
“爱心妈妈”和她的流浪狗之家(图)
5只小狗想找好人家(图)
95名读者争养5只小狗
长沙最幸运的一只猫! 5个准医生给它接生(图)
志愿者们为流浪动物而忙碌 爱心感动市民(图)
流浪母猫太能生愁坏居民
六旬夫妇收养20只流浪猫狗
卖房租地 退休教师救助流浪宠物不堪重负(图)
因祸得福 流浪猫有了家(图)
爱犬受惊跳河 壮汉下水相救(图)
老人虐狗视频被传上网 当事人称有权力调教(图)
美国6月大小猫被塞进盒子吸大麻
猫皮被残忍剥下钉在树上 山东惊现虐猫事件(图)
那只做了妈妈的猫(图)
流浪猫流浪狗在她眼里都是宝贝
老人收养80余只流浪猫狗(图)
流浪狗双眼遭挖两个月后被实施安乐死(图)
50流浪狗要“安乐死” 谁愿领养?
爱犬安乐死 医院送犬解忧
男子借债买复式楼收养流浪狗
老人辞世流浪猫狗无人养 交给有关保护组织(图)
270条狗仍无下家
开车撞死宠物狗 要不要赔付?该怎么赔?(图)
“猫奶奶”和她的九只流浪猫
广州养犬管理条例规定每户限养一只狗(图)
谁遗弃的流浪狗(图)
可怜狗狗遭活挖双眼
民间救助站已“狗满为患”(图)
为流浪狗实施绝育手术(图)
受伤小狗“赖”在商铺蹭吃蹭喝 是走失了还是流浪狗?
六旬老太喂养流浪猫
众多好心人 伸手救小狗
剥皮捅刀 15只流浪猫狗遭虐杀
流浪狗: 我何时才能不流浪?
台湾流浪狗车祸截肢变“袋鼠” 获赠狗轮椅(图)
厦门出现虐狗事件 连砍小狗六刀,太狠了!(图)
厦门出现虐狗事件 后续 热心读者纷纷看望小家伙
“孤独”狗狗盼领养
妻养10条流浪狗 夫遭冷落要离婚
谁收留小区里的流浪狗?
流浪狗校园生活 狗产下4个宝宝 学生偷偷养
贵宾犬遭遇车祸 昆明两好心小伙抱狗寻医
流浪猫狗终有“避风港”
收容流浪狗(图)
“神探”小狗看家护院抓小偷 无端遭虐被打瞎
母猫生3小猫离家出走 狗妈妈领养猫仔悉心喂养(图)
对流浪猫实施绝育手术(图)
“猫奶奶”拾荒收养流浪猫狗
流浪狗狗 她来呵护(图)
流浪狗渴望有个家
“万元流浪猫”还没找到
看见流浪猫,她就抱回家
日本每年投入百万日元养抓猴狗 比警察管用(图)
北京玉桃园流浪猫频遭伤害 怀孕母猫被打瘸
英国男子将宠物狗扔入大海折磨(图)
爱心大妈为流浪小猫找新家
一只宠物狗被打瞎眼睛 施暴者正是狗主人
大雪天被收购站主人收留 流浪狗为报恩满街捡瓶子(图)
唉!收养100多只流浪猫,爱心“猫妈妈”力不从心!
流浪猫狗难求安身地 小动物保护协会渴求热心市民帮忙
谁愿帮“白加蓝”养宝宝?(图)
救赡基地是病残猫狗之家(图)
厂房搬迁猫咪将流离失所 现寻热心收养人(图)
残猫白加蓝聋哑夫妻帮我做产房产下8只小猫
流浪猫狗救助站急寻志愿者(图)
小猫被困大猫不离不弃长春市民凿洞救猫(图)
小狗被剁前肢遗弃垃圾箱旁奇迹存活(图)
虐待动物将受法律制裁引发热议“动物福利”
救助受伤流浪猫孩子们守护6小时
五只猫被扔海里活活淹死
流浪狗背小猫每天上街觅食(图)
19名白领 救了15只流浪猫狗(图)
5只小猫刚出生即被抛弃 好心居民创办猫咪孤儿院(图)
67岁“猫奶奶”(图)
“教授夫人”喂群流浪猫狗 天天去食堂收剩饭8年(图)
男子冒险下窨井营救爱犬 狗狗脱险自己被困(图)
男子将小狗赶到水中并虐待致死(图)
热心夫妇五年收养百余只流浪猫
杜蒙怪老头有42只“宝贝”狗(图)
谁能和我一起为流浪猫建个家
的哥17年收养400只流浪猫狗(图)
百余市民愿领养流浪猫狗已领走3只狗10只猫
百余市民愿领养流浪猫狗已领走3只狗10只猫
20多名网友每人每月捐20元救助流浪狗(图)
也是一种创卫:宠物医院救助上百流浪狗
谁给我一个家(图)
帮帮这些流浪的小动物
版权申明:本站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010-67943237删除

发表评论(请先登录,限200字)
 
[犬猫] 
[犬猫] 
[犬猫] 
[犬猫] 
[犬猫] 
 
[水族] 
[水族] 
[水族] 
[水族] 
[水族] 
雪纳瑞赛级美容攻略DVD
WEIPRO PH7.0校正液
 
 

返回顶端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备案时间
2002年4月
网络110
报警服务
版权所有 CPN恩宠网 Copyright 1999-2018 ChinaPe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12043403号